我和一个处女的性爱故事害了一生

  • 作者:佚名  来源:猫扑两性健康网  发布时间:2009-7-21 1:26:07  发布人:admin

我和一个处女的性爱故事害了一生

说实在的,我并不爱她,尽管她很漂亮,身材说不好是骗你的,但是像她这样有资本的女人竟然是处女是我万万想不到的。
我的性爱故事从她那里开始,也从她说分手那一刻那里结束,其中的伤害是谁?
性爱故事www.domop.cn

  而我呢?我做为一个三十岁的已婚男人,我的生活基本平静,没啥涟漪。可突然有一天,这种平静被一个处女在突然之间打破了,生活跟我玩了一个脑筋急转弯,这是我怎么也没想到的,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,处女已经成了过去……

网上遇到她,想不到是这样遇到的:
  她,是我一生中遇到的第一例处女,我不能保证我以后是否还能遇到,但她,真的是第一例。一年多过去了,想起她,还是要说点什么,即使我不是那么地爱她,确切地说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爱过她。


  记得那是2004年的春天,我还没有来到大上海,我老婆怀孕七个月挺着大肚子在乡下修养生息。我看到一个论坛上贴出了一张北航女孩的照片,年纪不大但很成熟,穿着空姐的服装,红色的套裙,五官很端正,头发很长被扎了起来,腿也很长却裸露着。一个三十岁的男人在大半年没有性生活的状态下看到这样的照片,与其说是兴奋还不如说是煎熬、与其说是坚硬还不如说是勃起、与其让他勃起还不如为她手淫、与其为她手淫还不如跟她做爱!


  我终于不能再面对自己已经面对了十几年的显示器冰冷地自慰了。


  我用了四个星期的时间,在那个论坛灌了一万多字的水,终于,引起了北航女孩的注意。别人用文字来卖钱,而我用文字来找女人。

  她说:张怀旧你真是个牛逼的男人。


  我说:那就跟我做爱吧。


  她说:今天不行。

  我说:那就等你大姨妈结束。


  她说:好的,下星期三。


  我说:你不会是处女吧。处女我是不要的!


  她说:放心!绝对不是!

  我不知道女人的大姨妈持续了七天是不是太过于长,我只记得那七天,从来不怎么抽烟的我却连抽了七包烟,骆驼牌的。

  七天之后,夏天到了。
  星期一她公开发帖说:一想到星期三要跟某人做爱,心理直发抖。
  我回贴说:你装逼可以,但不要装处!
  星期三到了,我很高兴,心想终于可以不用套子了,终于可以不付现钱了。窃喜的心情难于言表。晚上,我跟她一起去汽车站附近吃大排挡,她穿了白色超短裙,上身配了黑色T恤。
  我有恋足癖,首先看了一眼她的脚,穿了北京凉鞋,不大。
  这时有了大批的蚊子飞过来咬她的腿,我就帮她拍打蚊子,顺势抚摸了她的腿,蚊子的血留在了她修长的大腿内侧,很红。 我们点了几个菜,有青椒土豆丝、红烧鸡块、花生米等,开始喝啤酒了。她给了我一支烟,自己也点了一根。我一看,骆驼牌的,她说是她从北京刚带回来的。

  她抽烟的动作比男人还要娴熟、潇洒。

  我说:你抽烟你爸爸知道吗,他允许吗?
  她说:不允许抽,我平时躲在厕所抽,被他发现一次,打了我一耳光。

  我说:那你还抽?
  她说:没办法,瘾大。
  我说:你做爱瘾大吗?

  她被烟呛了一口,眼泪都笑了出来,连连点头说:大!大!

  我看了她的乳房,的确很大,与我那怀孕的老婆的乳房所不同的是:一个挺拔一个下垂。
  她说:兄弟,你咋就那么幽默呢,比北京爷们还幽默。

  我说:那你跟多少北京爷们做过?
 她不说话,一边抽烟一边笑,笑得乳房两边直晃悠。

  我一连喝了两大杯闷酒。心想:北京回来的婊子!够野!

  接下来,她似乎不太能喝酒,我越是不给她喝她越是要喝,害怕我说她不是在道上混的。我喝一杯她也喝一杯,绝对不欠我一滴酒,害怕我不把她当兄弟。见她如此讲义气,以至于我都不好意思跟她提开房间的事了。就这么一直在大排挡喝下去,喝到凌晨两点多,她几乎要昏迷过去了。我头有点晕,但思维异常清晰。我反复问自己:今天我们干嘛来了?

  我又回答自己:不是喝酒,是做爱!

  于是我对她说:我送你回去吧。

  她半睁着眼睛说:张怀旧,你这人真他吗的没劲,我们不是说好今天做爱的吗?你告诉我今天星期几?

  她的舌头已经不太好使了,两只手托着下巴,快要睡着的样子。

  我说:今天星期三。

  她突然把桌子一拍:那不就结了!

  我于是付了大排挡老板娘36元钱(含四瓶半啤酒),带着她,两个人踉踉跄跄地去找宾馆了。小城市就是小城市,他吗的小旅馆全部关门打烊,大宾馆全部“客满”,总台只有灯亮着,值班服务员不知道跑哪去睡觉去了。我们坐三轮车几乎找遍了所有的宾馆,这个城市竟然没有给我们留下一张床。

  她,已经趴在我的肩膀睡着了。我推推她,问道:要不去我家吧,我老婆不在家。

  她闭着眼睛说:不去,那是你跟你老婆的床。

  我对三轮车夫大叫一声:阳伟路69号!

  那是她跟人合租的地方,送她到门口,我便回头去了自己的家。

  那夜,我没有手淫,我默默发誓:迟早有一天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
  第二天,也就是星期四,她打电话问我昨天晚上我们在哪儿做爱的。

  我说:没做。

  她说:兄弟,你真没用。

  我说:什么?

  她说:我不会欠你的。

  我说:你不会是处女吧。处女我是不要的!

  她说:放心!绝对不是!

  那天,是星期四,我记得很清楚。天还没黑我就开好了一间价格不扉的房间,就在大排挡对面一百米远的一家刚装修的宾馆,单人间。晚上我们又去那家大排挡喝酒。老板娘说:今天可不能象昨天那样喝多了。我们说:那是那是。

  我只记得我们点了同样的几个菜,青椒土豆丝、花生米、红烧鸡块,随便喝了点酒,吃了点米饭。就匆匆进了宾馆。思维异常清晰。

  进了房间,她就象个呆子一样,不看电视不说话,看着白色的床单发呆。我说你先洗澡吧。于是她进了卫生间,不久我听到了唏沥哗啦的水声。半个小时了,还不见她出来,我有点急了,我推开卫生间的门,看着她的裸体问:你怎么还不出来啊?

  她说:我不知道穿什么衣服出去。

  我拿了一块大毛巾给她,说:用这个将身体裹好就可以出来了。

  她说:奥。她出来了,坐在我的床边,不说话。我将她压在身下,用右手中指去探索她的下身,她的下身早已如洪水泛滥,润滑无比。我心想:北京回来的婊子!够野!

  她随手关了灯。在黑暗中,我解开毛巾,借着夏日窗外的月光,我插入了,将她从床尾顶到床头,她一直喊疼。

  我心想:你装逼可以,但不要装处!

  半个小时下来,我们换了很多姿势,我发现她对做爱是很生疏的,根本不象他抽烟那样娴熟。自从我插入的那一刻起,她就再也不叫我“兄弟”了。她知道,我跟她是不一样的。

  此次做爱全程,完全由我指挥,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一泻如柱的。我只记得完事后我问她:为什么你一点都不主动,你以前是怎么做爱的?只知道喊疼,不知道叫床!

  她说:对不起,我以前没有做过,真的不太会。 
  我说:别逗了,你以前要是没做过,今晚你会流血的。

  她不说话。

[1] [2] [3]  下一页

55psb.com微信支付充值 菲律宾申博88msc娱乐 申博太阳注册登入 菲律宾申博88msc娱乐 菲律宾申博游戏登入
齐发体育在线最高占成 一号庄娱乐代理管理网手机最高占成 滨海国际娱乐开户优惠 U宝娱乐vip老虎机在线 通博百家乐游戏中心
凯时官网开户 网上葡京赌城开户 大西洋游戏360-真人现场游戏 永乐娱乐代理官网最高占成 新宝娱乐百家乐现金最高佣金
菲律宾申博138娱乐网登入 159tyc.com 申博游戏平台登入 12博免费开户最高占成 久赢国际是正规平台吗